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扑面清风 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17-11-05 10:22  来源:网络整理

王木东,1922年出生在辽宁义县曹家屯,父亲是沈阳汽车运输公司的老板。中小学就读于沈阳,高中期间在北平结识了后为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的王之江先生,向其学习雕塑制作。1939年,王木东考入日本东京大学艺术学部专攻雕塑和绘画,师从法国著名雕塑大师罗丹的两位学生:本乡新和清水多嘉士。他曾经在日本的一个雕塑展中见到罗丹的学生布德尔雕塑闭着眼睛的《贝多芬胸像》,他似乎从这一尊雕塑中听到了贝多芬的音乐,又从《赫拉库雷斯》在拉弓的雕塑中看到了赫拉库雷斯的手指在颤抖,这时王木东一下子悟到作品不是魔术,真正的作品是永恒的这个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木东的运河情缘

天女散花(雕塑)

惠山古镇

阿炳(雕塑)

古运河黄埠墩之二

古运河黄埠墩之一

吴桥古运河之一

惠山古镇(油画) 蒲廷瑛 作

油画 人体

运河中的高桥
高士平 作

运河中的高桥 高士平 作

运河边

清名桥

吴桥古运河之二

清名桥南下塘

古运河黄埠墩之三

丁 一

彩塑

三月初,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下着淅淅沥沥春雨的一个早晨,我们来到地处运河之畔的无锡市锡惠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木、潺潺的流水、蜿蜒曲折的长廊,在雨水的洗涤下显得格外清新。新中国第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雕塑学会专业委员会顾问王木东先生早已等候在二泉画室,他红红的脸堂矮矮的个子结实的身板,正在用一块抹布擦着厚厚的蓝色塑料雨披,见我们诧异,他笑着说:“我是骑自行车来的,一年四季风雨无阻每天都要骑着它,背着画板带着画具骑到哪里画到哪里。”浓重而浑厚的东北口音,精神矍铄、温文尔雅、思维清晰。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位耄耋老人已是93岁高龄。说明来意后我们即进行采访,他中气十足讲了一个多小时连茶水也没喝一口。

王木东,1922年出生在辽宁义县曹家屯,父亲是沈阳汽车运输公司的老板。中小学就读于沈阳,高中期间在北平结识了后为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的王之江先生,向其学习雕塑制作。1939年,王木东考入日本东京大学艺术学部专攻雕塑和绘画,师从法国著名雕塑大师罗丹的两位学生:本乡新和清水多嘉士。他曾经在日本的一个雕塑展中见到罗丹的学生布德尔雕塑闭着眼睛的《贝多芬胸像》,他似乎从这一尊雕塑中听到了贝多芬的音乐,又从《赫拉库雷斯》在拉弓的雕塑中看到了赫拉库雷斯的手指在颤抖,这时王木东一下子悟到作品不是魔术,真正的作品是永恒的这个艺术真谛。1943年学成归国后在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绘画专业。南京市山水画研究会会长汪澄、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吉梅文、东南大学教授丁传经和上海复旦大学教授余蘅等曾是他的高足。江苏省美术工作室主任(江苏省国画院前身)亚明以及傅抱石、宋文治、魏子煦等新金陵画派代表人物,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何燕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宋征殷等和王木东私交深厚。

1953年,时任华东局文化部负责人的夏衍批示文化部的朱石基、江苏省美术工作室副主任张文俊到无锡组建惠山泥人制作辅导工作组,对包括无锡惠山泥人在内的我国泥塑彩绘艺术进行抢救、发掘和研究。王木东从江苏省文化局调到无锡,1954年,经省文化局批准,江苏省惠山泥塑创作研究所成立,王木东任首任所长。在惠山泥塑创作研究所王木东和大家一起做了几件事:

把著名彩塑艺人组织起来,按照他们各自的艺术风格制作惠山泥人,逐步恢复了手捏戏文的生产。蒋子贤、张根宝、张阿仁、陈阿芳等老艺人专门制作手捏泥人;陈毓秀、陆福泉、陈浩泉、陈祖兴专门负责彩绘,先后制作了手捏戏文《贵妃醉酒》、《小尼姑下山》、《三国》等戏文作品,请华东艺专的谢海燕教授上门指导,使作品形象更生动、更逼真、更合情理。老艺人的作品除了拿到艺术院校和博物馆展示、收藏,还供应工艺品商店零售,受到国内外旅游的欢迎。老艺人制作的《108将》脸谱、《水漫金山》、《蟠桃会》等戏文,为国内同行高度赞赏。

泥人研究所和泥人生产合作社一起创办江苏省第一期惠山泥塑彩绘训练班,招收40余名惠山泥人艺人子弟和农家孩子。研究所专业干部负责理论教育,老艺人传授传统技艺,为无锡惠山泥人发展培养了更多后起之秀。柳成荫、王南仙、喻湘莲、陈荣根、李仁荣、过伯勤、吕信捷、肖玉英、顾叶青等,现在都卓然成才,大多成就不凡,成为无锡泥人的高级人才,个别专家被国家授予了大师称号。吕信捷、肖玉英被派往北京,向天津泥人张学习,他们不仅是惠山泥人的艺人,也成了天津泥人的传人。

组织人员走家串户,发掘、整理民间泥人传统技艺和传统作品。重点是收集、收购由个人收藏的陶土烧制历史模型,凡老艺人当年的画法画貌均一一恢复原样。王木东找到清末著名老艺人丁阿金之女,请她捏了不少作品。经努力,先后搜集到模型、作品等900多件,历史作品有《小花囡》、《最古老的大阿福》、《堆垒》(叠罗汉)、《观音》、《菩萨》、《罗汉》,以及《刘海戏金蟾》等惠山传统泥人精品。王木东还和夫人记录、整理了一整套惠山民间艺人彩绘及手捏技法的资料。

为了很好地了解王木东,把他一辈子献身艺术的事迹翔实地介绍给读者,前不久我们又去他家进行拍照和录音采访。他的家在无锡盛岸一村的七九式老小区里,那个老式小区房子建造时间长、年久失修,总共几十平方米的室内十分狭小,更不用提客厅仅几平方米。目前这个小区的大多住户为外来打工租户和留守老人。王木东就住在被调侃为统子楼老屋的第四层。且不说他是大户人家儿子、大学教授留洋学者,现在也是令人翘首的国家离休干部、享受着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工艺美术大师、无锡市劳模、第九届人大代表,我们问他为什么不换个好一点的生活环境?国家对离休老干部有待遇标准,他笑了笑说这里住惯了挺方便的,年纪大了不想再挪动了。

一进门纸墨的陈味扑鼻而来,一眼望去除了满世界的雕塑、绘画书籍外,竟找不出一样值钱的家具,感觉是走进了一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工人家庭遗存在历史里的活样本。除了一张硕大的画桌上放着一台手提电脑外,居所里鲜有像点样子的家电,一台早已老掉牙的电视机摆放在门口一个很矮的旧桌椅上,据说他每天要对着那个荧屏定时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一台似乎已多年不用的微波炉被许多书画包围着,唯有每天的《无锡日报》整整齐齐摆放在那对不知是什么年代的旧沙发上。书柜中放满了各类中外书籍和他在各个历史时期创作的《齐白石》、《阿炳》、《本乡新》、《陈毅》、《王昆仑》、《荣德生》、《华衡芳》、《徐寿》、《徐建寅》、《张大千》、《吴昌硕》、《梅兰芳》、《王彬彬》等栩栩如生的重要雕塑,以及手捏的《李清照》等各种惠山泥人,不觉让人眼前一亮。许多作品都被他用宣纸包了起来,以防尘埃侵蚀它们原有的光彩。角角落落杂乱无序地堆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油画画框和一卷卷捆扎好的宣纸,那里面画满了他大半个世纪以来在运河两岸写生时的水彩国画墨迹,画作总量达3000多幅。“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在运河两岸画画了,我最喜欢站在吴桥上,从黄埠墩运河段往城里的方向画,那样的景色,尤其是傍晚时分夕阳照耀下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我国已故著名画家吴冠中曾说过真正的艺术家对历史负责、对未来负责,你可以骗得了今天的人,但肯定骗不了明天的人。艺术的学习不在欧洲,不在巴黎,不在大师们的画室;在祖国,在故乡,在家园,在自己的心底。”王木东如是说。

自从王木东1953年来到无锡,历经1954年的“肃反”、1957年“反右”、1964年“四清”、1966年文化大革命,每一次运动他都作为被重点整肃排查对象,他的头上曾戴过“反动学的权威”“日本特务”“汉奸”等大大小小的帽子,他也曾被送到昆山乡下和五七干校进行“再教育”直至平反。无论处于什么样的逆境、无论生存环境多么恶劣,他从没放弃过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他说真、善、美永远是人类良知的色彩,人性中的光芒是任何邪恶和反动都驱赶不了的。受西画写实主义及印象主义影响较深,又受民间彩塑艺术影响,从西画转向中国绘画,期间研究了中国各时代著名画家的笔墨,领会到其要点也看到了中国画的不足之处,当他重新拿起画笔时总会想到要以感动自我的题材作画,以自己的灵魂作画,苦练用笔的功夫。他打破传统,中西结合,采用西洋画素描基础参照中国画笔墨不间断创作写生至今,他的几千幅油画、国画和水彩画几乎没有一幅在画室里完成,大多在运河两岸的外景中画就。他的作品都是反映时代生活的作品,处处都有人的灵魂体现,因而用笔用墨不受限制,体现自己的章法出于自然又高于自然。离休前王木东头衔有一大堆,诸如中国仅有17位的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并为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对文化事业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得主等。

1992年离休之后,他并没有背上荣誉光环的包袱,而是更加努力耕耘于艺术的田地,运河两岸的风物人情、历史遗存、旧貌新颜在他的笔下成了永恒,留下了他艺术之路上的足迹。他的书画也先后被很多国内外机构收藏,很多藏家花上千万元要打包买下他全部的作品,他说他从来也没有卖过一张画。向他学习绘画的学生很多,如在二泉画室年已七旬的高士平就常年向王木东请教绘画技艺。2012年南京大学110周年校庆暨南大无锡校友——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木东作品艺术展期间,王老为南大仙林校区贵宾厅创作了《太湖春色》与《寄畅园——秋色满园》两幅近3米的大画,并无偿赠送给母校10幅斗方,校方过意不去包了几万元润笔费给他,他坚决不收,他说他一个月享受着国家发给的一万几千元养老生活费和600元国务院特殊津贴费,钱对他来说是身外之物够用就好了,后经多次做工作作为食宿差旅补贴才勉强收下,他说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

在居所见到了王木东89岁高龄的爱人蒲延瑛,她祖籍福建闽侯,父亲是旧知识分子,中外文化底蕴深厚,新中国成立前在青岛铁路局当文职人员。蒲廷瑛深受家庭氛围熏陶,考入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又成为王木东教授的高足,毕业后先后任教于南京、无锡多所美术专业学校,和王木东一起培养了傅小石、吴为山等著名画家和雕塑家。我们见到墙上四壁挂满了蒲廷瑛在各个时期的油画作品。他们虽是师生之恋但婚后近70年夫唱妇随从没红过一次脸。王木东的泥塑上彩均出自夫人之手,数十年前蒲廷瑛还撰写了作为教科书的《惠山泥人彩绘技法》专著。王木东孜孜不倦研究、创作泥塑作品,潜心绘画、著述、翻译,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译著《日本雕塑家本乡新》,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与他人合译的《西洋名画故事》,江苏教育美术刊物刊登的《雕塑之美》、《惠山泥人手捏技法》,云林书画院出版与他人合作的绘画《惠山百景图》等,字里行间都饱蘸着他对运河两岸传统文化艺术的一腔热血。他们养育了4个孩子,女儿继承了父母之业,在日本上越教育大学,留学读研后,在日本从事专职美术设计工作。3个儿子在无锡也各有事业,大儿子业余爱好紫砂壶设计和制作技艺,常从父亲的雕塑中汲取灵感。

现在蒲廷瑛的身体不好,无法料理家事,王木东每天除了一早踏着自行车外出写生,10时30分必须返回家中烧菜做饭照料老伴,买、洗、烧都落到了他的肩上。他说他最后的心愿是百年之后要把全部作品捐献给国家博物馆。张大千语云:“思想境界还未达到与天地万物一体的阶段,就谈不上艺术家。能够把他人的痛苦视为自己的痛苦,道德就高尚了。古人云: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我们还谈不到圣人,但要以圣人为进德修业的目标。书、画都是自己道德的体现。艺术家的心量是无穷的,一个小小印章、一幅小画,往往可以窥见其心量之浩大。”几十年的记者生涯中,采访过的各类艺术家已记不清有多少,仁者寿,王木东的人品德行与艺术良知值得人们仰视。

上一篇:胡美生:默守正道的艺术人生  下一篇:德艺双馨:崔国强的艺术人生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